在前两篇中,我写了几首觉得还不错的歌词。这一篇我将继续写我认为好的歌词,只不过将视角放在创作者身上。

(一)大张伟

花儿乐队的主唱叫张伟。他自己说是因为班上和另外一个同学重名,他比对方年龄大为了好区分就叫大张伟了,这也就顺理成章成为了他众所周知的名字。花儿乐队大约出道于1999年,那是个自由弥散的年代,也是我十二三岁的青春期。年轻一代组建的摇滚乐队开始最先流行于班上几个叛逆的同学之中。我记得很清楚,初一没开学还在军训时,旁边的同学就向我介绍起了花儿乐队的歌。当时觉得他们的歌曲旋律很好记,歌词很简单,主唱大张伟的声音很透彻,带着年轻人的不羁和冲劲儿。慢慢地从听个热闹开始也就知道了这个乐队。

后来班上不知道谁带来个音箱,专门放一些摇滚乐队、地下乐队的歌曲,按当时的话来说有点“非主流”,但是特别符合我们这种涉世不深,却总想显得与社会格格不入的初中生。我也跟着听了听,也不知道是真喜欢还是装的,反正多少附和着表达了些许兴奋。曾经学外语买的随声听,里面装的却都是歌手的磁带。那时候我倒是真喜欢音乐。

到后来又是快毕业了,我无意间回想起当年听过的花儿乐队某首歌的旋律,就又去翻找用手机下载听(短短十几年,磁带、CD、MP3都已经不怎么使用了,好像一个手机就可以搞定一切,包括听音乐、处理文档、拍照片等),然后我发现,在年轻人那些叛逆的背后,这里面几首歌的歌词写得非常有意思,耐人寻味,很难想到它们出自一个年仅14岁的年轻人之手。这里面的文字涉及了很多值得探讨的话题,但是具象表达出来又非常简单、直接,没有什么故作艰深的东西。我不知道大张伟时隔这么多年还会不会为他当年创作的歌词感叹,反正如今36岁的我,依然喜欢在跑步时听他的音乐,思考他的歌词。我觉得那真是令我赞叹的词作表达。千万不要拿年龄说事儿,现在给我我也写不出来这样的文字。另外再多说一句,我现在也见不到类似像他这样在歌词上深入浅出,又颇具深度的表达了。下面我就简单剖析一下他几首歌的歌词。

1.《花》

这是与乐队同名的一首音乐作品。歌词很简单:“看着你飘动着迷人的身体/透出了像花儿一般的美丽/你想要那人世间的痴迷/并不在乎谁会把你丢弃。”伴奏只是很简单的吉他和弦,前两句到第三句,演唱时都呈现了一种优美感,最后一句曲调下降,有一种不易察觉的凄凉。作者究竟想要说什么呢?重点是后面:“你有美丽的脸可根已经枯萎/我想要的泉水在心中粉碎。”原来,那朵美丽的花徒有外表,但内核的根已经枯萎。这让作者哀叹不已。

这样的观察,这样的论调,会让我会心一笑,就觉得写得蛮不错的。大张伟比我大不了几岁,我们都是成长于80年代的一代人。我们这代人接受的教育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理想主义”,我们尝试用一种理想化的外表去看待整个世界,去除其中的肮脏与恶臭,只留下美学视角。但是当我们真正走入这个世界的内核后,就发现很多不是我们想象,那只是一种幻想、一种泡沫。所以作者肯定是有什么感悟之后,才会抒发“我想要的泉水在心中粉碎”这句。他的表达很清楚,在想象破灭后有种怅然若失的无力感。原来,那些想象只是精神上的幻觉,诚然美好,实则不堪一击。

2.《结果》

这首歌是我接触花儿乐队的第一首歌,记得还是军训时舍友教我唱的:“哦别理我,我烦着呐,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受够了。”当时就觉得很好玩,够爽、够叛逆。

后来再听这首歌,还是很喜欢作者那种简单直接的口吻,上来就直抒胸臆:“妈妈不要再多啰嗦,请不用为我担心和难过,前面是一片绚丽的景色,何必在乎那结果。”接着作者又唱道:“路边树上的花开了,结出了巨大鲜艳的苹果,就让我身体带动着胳膊,去挖掘丢失的快乐。”我觉得就很好啊,完全能感受到年轻人的朝气,每每听到就觉得精神为之一振。

我们成长的阶段,是90年代改革开放中期,社会上出现比较朝气蓬勃“新人类”一代的阶段。但是,几乎每个家长都在告诫自己的孩子,要以学业为重,只有这样才能考上一所好大学,才有出路,所以作者很敏锐地提出了他的想法:“何必在乎那结果!”是啊,我们每每被一次次考试的分数囿住,在成绩的好坏中患得患失,成为了一个只重结果的人。可即便知道这样很疲惫却还是整日沉浮在考海中,没有快乐可言。

作者却不是随大流的人,他主动观察生活,看到了生活中开花结果的过程、丰富多彩的变化,感到了生而为人的喜悦,以及这世界存在的多种多样的生活方式。他想要跳出来,又怕妈妈担心,所以他尝试着用一首歌与父母对话,歌词中充满着自信、无畏与自由自在的年轻气息。简而言之就是:你们不必担心我的未来,虽然年纪小,但我对事情有自己的判断,我会带着快乐的心态和年轻人的朝气去走属于我的路的。

在花儿乐队早期的作品中,像这样叛逆,展现年轻人个性的作品有很多。现在可能多少觉得他们冒失,冒进,甚至有点离经叛道。但那只是一种音乐作品的表达方式,不用看得太过严肃。可能是我年纪大了,有时候反而挺欣赏一种年轻人的“肆意妄为”——可能是越缺少什么就越期待什么吧。

回到这首歌,你会发现,在这首歌过去20多年后,社会上依旧还是“唯结果论”,甚至比那时候更严重了。有人会说“要相信过程”,但是在一个个业绩指标之下,当被一个个数字束缚、捆绑、定义后,没有人会在乎你的心路过程,有时候你觉得自己只是个机器,而旁人对那些标签以外的东西都是冷漠的,他们和你的交往也只是因为你的标签能带来什么。一切都不是那么纯粹,一切都显得唯利是图。那么,年轻人的呼喊(这都不叫批判),就显得很珍贵了吧。我们这个社会是多么需要一些不同的声音啊。

歌词中还把“事物发展所达到最后状态”的结果,与开花结果(jiē guǒ)巧妙连用,体现了年轻人运用文字的睿智。

3.《稻草上的火鸡》

从一个社会人的视角,重新再看再听这首歌——而不只是当时那种摇头晃脑、假装跟风的伪摇滚青年,你会发现,这首短短2分半钟歌曲的歌词是如此带有深意以及批判的立场,这可能是花儿乐队首张专辑最能体现朋克摇滚风格的一首歌吧。

歌曲以一只站在稻草中央的火鸡为中心,用他者的视角讲述了这只孤立无援的动物:“有一只火鸡扇动着翅膀就站在隔壁的稻草上/它的眼神里有些迷惘 因为它可能随时会受伤。” 究竟会有怎样的下场呢?作者没提,却突然笔锋一转,继续写道:“我很羡慕它因为它 没有思想 也不用争抢/它很害怕我 因为我 喜怒无常 可能随时会开枪。”原来,作怪的是人类,面对着手无寸铁的一只鸡,人类可以“分分钟”就结果它。但是在作者眼中,他反而羡慕起这只鸡来,“没有思想也不用争抢”,对比着总是在纷争,又被各种意识形态裹挟的人类,鸡在这个世界上来去匆匆,但也正因此而少了很多纷扰吧。

第二段歌词作者继续写道:“讨厌的东西在疯狂地生长 得到的东西却没有营养 我们就站在那稻草的中央 并不在乎彼此的模样。”这里的用词比较宽泛,可以有多种理解。为什么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不在乎呢?因为只有冷漠、残酷,刀上溅着血,欺凌者虎视眈眈,稻草丛中到底要发生什么呢,大概总有一方免不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下场吧。

简单几句,就勾勒出人与动物,强霸者与弱者之间激烈的矛盾冲突。后面再次重复对火鸡的羡慕,以及它对“我”的害怕。是啊,有时候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那只火鸡呢,害怕无助又多疑,甚至随时有生命危险。但同时,我们又很羡慕它,因为它“不用出人头地也不用欺骗自己”,因为它“从来不会生气也不装委屈”,而且没有那么多人类的烦恼、情绪,或是彼此伤害,它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神气”,又何尝不能说它是一种“高明”的动物呢?

歌曲最后,音乐声稍微一停、一顿,然后点题唱道:“再看看你自己。”这句点睛之笔,也是让我们感到最羞愧的一句。是啊,在这个被裹挟的社会,可以不用思想、蹦来蹦去,神神气气,也可以不用欺骗自己,迎合别人,火鸡的生命又有什么不好的呢?相反我们人类,只会无休止的纷争、争斗,随时开枪射杀,又真的比火鸡强到哪去了么。

一首短短的歌,作者有很多思考,并借助了比拟等多种修辞手法,加上一直震慑人心的贝斯旋律,低音声不断撞击着耳膜,配上吉他和鼓点声,非常短的一首音乐作品却给人强烈冲击感。

4.《静止》

这首可以算作花儿乐队早期的成名作,反而对我来说并不是乐队所有作品中我最喜欢的,但它确实拥有比较高的知名度,并且具有一定传唱度,甚至有台湾艺人翻唱过。要知道内地歌手的作品被台湾艺人翻唱,这件事并不常见。翻唱在某种程度上是对音乐作品的认可。这至少说明,内地的音乐在那个年代开始渐渐被关注到,我记得郭富城还翻唱过朴树的《旅途》。再多说一句,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说过内地的音乐作品被港台歌手翻唱这件事了。

虽然我不喜欢凡事没搞清楚就加上个“主义”,但这首歌如果让我评说,我会特别清晰就想到四个字“虚无主义”,来看歌词:“寂寞围绕着电视垂死坚持 在两点半消失/多希望有人来陪我 度过末日/空虚敲打着意志仿佛这时间已静止 我怀疑人们的生活 有所掩饰。”不说别的,首先歌词合辙押韵,句尾声母zh、ch、sh、r都属翘舌音,用韵母i当韵脚。其次就是作者呈现了一种状态,改革开放以后,邻里大院都变成了独门独户的楼房,电视文化开始占据了年轻人的生活,然后伴随的就是每天看着电视里的人物发呆,缺少了日常必备的沟通,时常感到空虚、寂寞。这种“空”,你可以看作一种人的精神状态,也可以看作是一种社会状况。如果摇滚音乐其中有一种就是呈现一种颓废状态的话,又一次,我们的作者很敏锐地用日常的生活表达了这种状态。或许我们也能称这种状态为“虚无”。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是太清楚“虚无主义”到底是什么,到后面我还要写到“存在”,这两个词貌似是对立的,也让人很容易联想到萨特那本哲学著作《存在与虚无》。但老实讲我是不理解“存在”与“虚无”在哲学层面上的意义的。我在这里仅就这首歌而论,是歌曲中表达的一种“空”的状态,让我联想到了“虚无”,并自作主张地加了个“主义”。我们姑且放在这里暂时存疑。以后如果还有余力、再加深认识再说。

(二)汪峰

老实讲,可能搁10多年前吧,我并不是太喜欢汪峰的歌。我觉得他的歌曲歌词比较简单、通俗(说难听点就是俗气),缺少审美倾向与文字意蕴。他的风格吧,又强调一些信仰啦、给失意者打气啦这些(比如《飞得更高》),所以我一直把他归为比较励志方面的创作者。

但也就是最近一个周末下午,在午睡醒后,我不知怎么脑子里突然想到一句歌词:“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汪峰《存在》)。”我当时就觉得,这歌词一点不俗啊,它打中我了。

我说这句话的原因是,有些歌手的词,可能在某一阶段你没觉得怎样,但后来又喜欢上了。因为你的经历让你突然感悟到了歌手作品中想要表达的某种东西。所以我觉得我多少有些误会汪峰了。而且放眼望去,现在内地歌手中比较有人文精神、给人以思考的音乐作品中,汪峰的歌算得上数一数二的了。从音乐科班出身,到成立乐队,到自己一个人发专辑,到慢慢摸索自己的音乐路数,汪峰可以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有勇气走音乐路线并取得较为世俗意义上成功的音乐人。

1.《存在》

首先我想说的是汪峰这个点选得特别好。因为在一个信息繁杂,让人容易迷失方向的时代;一个大多数人都在忙碌一辈子却总有一种碌碌无为感的时代,我们总会不经意问自己:到底该如何生存于这个世界?伴随着功利主义、消费主义、实用主义等各种五花八门的价值观,我们又会问:我们该如何体现自己的价值?这是每个人都会思考的问题。“存在”,是一个非常核心、也非常有必要提及的概念,现在汪峰把它用到了歌曲中,来表达对人生的一种思考。我觉得这个点选得真的很好,因为它契合了每个人的状况,又不深奥、不故弄玄虚,可以唱给所有人听。按照出版行业的术语来说,汪峰这个“选题”抓得是再恰当不过了。

好了,有了好“选题”,具体该如何组建这个题目就是接下来该考虑的事了。汪峰很聪明,他用了很多问句,而不是直接给出答案。“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我该如何存在?”这里面其实是在提出问题,解答在每个听者自己心中。在第二遍副歌部分,词作稍有改变,“谁明白尊严已沦为何物”,这里一个“沦”字,对于那些对字词很敏感的人来说,是会突然一惊的。喔,他竟然用了这个字,这是让人思考的。我们在这尘世的每一天,难道就没有产生过那种沉沦、沦丧之感么。这个字变动得好,对于整首曲子来说都是很有力度的字眼。

如果非硬要从汪峰的歌曲里挑点毛病的话,我觉得他的作词能力是稍欠于谱曲能力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的好多曲子都朗朗上口,但总觉得配上歌词就稍显普通了些。这首歌第二部分的歌词,“多少次荣耀却感觉屈辱,多少次狂喜却备受痛楚”,我就觉得不是很有记忆点,肯定不像“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那般令人铭记。但是呢,我们写作文的都知道,如果没有记忆点,那么就多用点排比句。主歌部分“多少人……多少人……”“多少次……多少次……”来回吟唱,副歌部分“谁知道……谁明白……”不断反复,就形成了头脑中一直萦绕的记忆点。最后点题一句“我该如何存在”,配上直冲云霄般的吉他独奏,将整首歌曲推向高潮。

2.《春天里》

在2011年的春晚舞台上,农民工组合旭日阳刚翻唱了这首汪峰词曲的歌曲。本来在2009年专辑一发行时,《春天里》这首歌就有一定传唱度了。两位打工歌手将他们的情感完全融入进歌曲中,唱出了真感情,也成为这首歌的最佳代言人,再加上春晚的传播,使这首歌瞬间流行全国。我记得那时刚过完春节,南下深圳后,我在工厂宿舍的窗台,总能听到年轻人听这首歌。我想这首歌该是唱进他们心里了吧。

我们来看看汪峰是如何营造整首歌的:“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汪峰选择了叙事!这是极简单又极高明的作词策略,实在没得写就写自己的生活,让人们能够有代入感,联想到自己。一听到这种歌词,一定有很多出身不太好,到异地打拼的人会联想到自己的境遇吧。汪峰的感情是真挚的,简单就是最好的方式。接下来他继续写道:“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是啊,我们来到世界,不论再怎么苦,也总有自己感兴趣的事儿吧。在田野中弹着吉他唱着歌,该是多少人向往的一幅画面。

汪峰的音乐,在好多年的探索中,虽然为了能让更多人接受,去掉了摇滚乐中那种嘶吼般的(或许有一种冲撞、冒犯听众的)东西,但多少保留了一种声音上的撕裂感。当唱到“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时,他的嗓音忽然变高,直冲云端,激荡着听者的情绪,将整个叙事推向高潮。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所有的叙事在此时达到高潮,汪峰和所有听者一起,宣泄着自己的感情。这感情中既包括了一种无所畏惧,即使一个人老无所依、孤苦伶仃也无所谓的状态,“死就死了”,没什么可怕或大不了的,也写出了一种壮志未酬、郁郁不得志的感情,一生寂寂无闻,就这么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只能随便找块儿黄土给埋了,但请把我埋在一个春天的季节里吧,毕竟,那个季节代表着光明和希望。

我觉得这首歌之所以能唱到年轻人心里,就是年轻人在面对着无休止的差事,面对着社会机器,面对着强权,觉得自己是如此渺小。从生而为人,想成为自己生命的主宰;到在社会中匍匐如蝼蚁,还不如干脆“一走了之”的好。这种落差激荡着一种悲愤的情绪,一种身不由己的落寞,一种前途未卜或者说对前途根本没有任何期待的麻木。就是这么四句歌词,带给人意味深长却又意犹未尽、多种思绪上的冲撞与联想。

第二段的主歌部分,汪峰依旧是在叙事,讲述故事:“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冒起胡须,没有情人节也没有礼物,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虽然我只有对爱的幻想,在清晨在夜晚在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至此,最后一句与前一段呼应,再次引向副歌部分那震撼人心的四句。

第三段主歌,汪峰将前面两段有效综合:“我剪去长发留起了胡须,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可我感觉却是那么悲伤,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我的眼泪忍不住地流淌。”是啊,也许离开了苦难,生活宽裕了,却也少了从前那般快乐和无拘无束,并在更多日常生活的琐碎与不堪中,感受到了精神上的困顿与迷惘。我们的作者在阳关明媚的季节里,竟然落下了眼泪,这究竟代表着什么呢?是作为音乐人创作上的困境,还是作为父亲转换角色的不适?亦或是离开了快乐的时光,感受不到以前那种随性而为、自由自在的喜悦感?当然这些都是我随口想到的。也许,只有作者本人最能准确知道他的感情吧。当“我的眼泪忍不住地流淌”唱起时,音调再次升高,让每个有很多心事无法诉说,却不经意掉下眼泪的人完全能感同身受。

又是那最打动人的四句歌词,反复至终。每个跟唱这首歌的人,不论是否具有很高的声音技巧,都可以在这几句声嘶力竭的呐喊中,畅快地释放,唱出属于自己的感觉。是啊,总有一天,将“老无所依”,要“悄然离去”,那至少吼过这么几句,唱了、发泄了,爽了、也满足了。伴随着越来越走低的旋律,“春天里”的意象久久回旋在听者脑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